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企业管理] 公司章程强制要求离职股东转让股权是否有效?

[复制链接]
公司章程强制要求离职股东转让股权是否有效?6047 作者:admin 帖子ID:912 股权,离职,
来源:商事诉讼与执行法苑
正文有部分删减修改
本文题纲
一、现实问题
二、公司章程规定离职股东强制转让股权的几种情况
三、公司章程强制要求离职股东转让股权条款效力的理论争议
(一)章程强制要求离职股东转让股权效力的三种认识争议
1.整体无效
2.整体有效3.部分有效与部分无效
(二)三种认识争议的理论基础
1.物权保护说。
2.资本多数决说
3.公司合同说四、公司章程强制要求离职股东转让股权条款效力的准确理解
五、公司章程强制要求离职股东转让股权条款效力的 13条法院裁判规则
(一)整体无效的裁判规则(1个判例)
(二)整体有效的裁判规则(8个判例)
(三)部分无效部分有效的裁判规则(4个判例)



公司章程强制要求离职股东转让股权是否有效?6215 作者:admin 帖子ID:912 股权,离职,

一、现实问题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创新科技企业、互联网企业等,为了激励员工与留住核心人才,纷纷采用股权激励计划,万科、阿里等行业龙头也纷纷提出合伙人计划。这些股权激励计划或是部分公司的公司章程、股东间协议通常规定:职工股东离开公司后应转让所持股权。那么,公司章程中强制规定离职股东必须转让股权的这类条款的法律效力如何认定?这类条款是否会侵害了股东对股权的自主处分权?由于目前法律、行政法规和司法解释中都缺乏明确规定,对于该问题,理论界争论不休;司法实务中,常出现判定整体无效、整体有效或部分有效部分无效三种不同的裁判结果,从而导致审理类似案件的法官们常常无所适从。本文将分析该条款的效力,对有限责任公司章程设计提出建议。

二、公司章程规定离职股东强制转让股权的几种情况
1. 公司章程规定股东离职或退休后经股东大会表决公司可回收股东持有的股权。
2.公司成立后,经股东大会修改公司章程,规定股东因本人原因离职,必须转让全部出资由公司回购离职股东的股份,这类情况多发生的中小企业,并针对某个特定对象。
3.国企改制后,公司通过股东大会修改公司章程,回购离职股东持有的公司股权。
4.公司章程规定股东因辞职、除名、辞退等解除劳动关系的,由公司按股东实缴认缴的出资原值回购离职股东的股权。
5.公司章程规定因股东侵犯公司利益或者同业竞争时,公司取缔股东的身份,回购其股权,使该类股东丧失股东资格。

三、公司章程强制要求离职股东转让股权条款效力的理论争议
对于实行职工持股和股权激励的公司,公司章程规定强制要求离职股东转让股权的条款效力认定,全国各地法院的相关裁判结果经常出现同案不同判,经梳理,具体体现为三种不同的认识争议

(一)章程强制要求离职股东转让股权效力的三种认识争议
1.整体无效。
该意见的理由主要有以下几点:
首先,股权具有财产权与身份权的双重属性,非经权利人的意思表示或法定的强制执行程序不能被变动,股权是股东的合法财产,股东享有自主的处分权,并受到民法总则和物权法等强制性法律法规的保护。在没有经过股东本人同意的情况下,通过章程规定强制转让股东股权的行为,是对股东合法权益的一种侵害。公司章程是公司自治性规范,该规范与强制性法律规范相抵触时,应当认定章程的规定无效。
其次,股权转让合同系双务履行合同,需要转让方和受让方双方的履行才能完成转让行为;依据章程规定强制转让股权,实际上是从根本上剥夺了转让者的意思自治权,严重违背合同法的基本原则。另外,股东签署章程中关于附条件转让股权的约定,如果不具备股权转让合同的主要条件,这种章程规定也不能成为强制转让股权的合同依据,除非章程中已经规定转让价格、转让方式和转让的条件等。
再次,如果确认依据章程规定强制要求离职股东转让股权是合法有效的,这对小股东和员工股东是不公平的,甚至无法保证小股东的合法权益。
2.整体有效。
该意见的理由主要有以下几点:
首先,公司章程限制股权转让规则本身就是公司意思自治的产物,只要不违背强制性法律规定,公司章程条款本身的强行性是有限公司维护封闭性愿望的表现,没有理由否定其效力;其次,公司强制回购股权的规则通过公司章程形式确立下来,可以作为一个附生效条件的股权转让合同对待,应当得到尊重,并对全体股东均有约束力,只要条件成就,章程约定的受让方即可按约受让股权。
再次,以章程规定的方式强制要求离职股权转让股权,实质上消灭离职股东的股东资格,根本目的是维持公司的稳定和正常发展,是高效、快捷解决股权纠纷的一种途径。因为实践中,针对有损害公司或其他股东利益的离职股东,若离职股东不同意转让股权或者将股权转让给公司股东以外的第三方,则必然损害公司的人合性和股东团结性,容易使得公司陷入僵局。通过章程规定扩张公司章程的效力,强制要求离职股东转让股权,不失为一种高效彻底解决股东纠纷的有效方法。
3.部分有效与部分无效。
部分有效就是说,对于发起人股东(原始股东)或者参与公司章程签署并表决同意的股东,章程是他们制定和认可的,章程的内容体现了资合性和人合性的统一,章程规定强制要求离职股东转让股权,如果在章程中约定了股权转让的条件、方式以及转让价格、转让合同的主要条款等,这些约定足以构成股权转让合同的主要条款。这类章程约定,实际上是一个附有条件的股权转让合同,对于发起人股东或参与签署章程并表决同意的股东,章程对他们自然具有约束力。
部分无效就是说,公司章程强制转让股权条款,是在公司运营过程中通过历次修改演变而确立的,未参与签署章程的股东、在表决中投了反对票的股东,就可以不受强制转让股权条款的限制和约束。针对这类股东,虽然公司章程是通过多数决得以通过的,但是多数决的效力只能适用于公司经营管理的事项和股东共同利益的事项,不能适用于决定股东的个人事项。在章程签署和表决时,针对公司章程强制转让股权条款投下反对票或拒绝签署的股东,应当不受章程的约束。  

(二)三种认识争议的理论基础
司法实践中,对公司章程强制离职股东转让股权的条款效力认定的三种不同的裁判结果,相应地来源于三种不同的理论基础:
1.物权保护说。
该学说依据物权保护原则,主张公司章程因违反了法律强制性规定应归于无效。因为股权是股东的合法财产权,是物权,股权作为股东的私权无疑受物权法保护,而物权保护应当遵循自由处分原则,非经权利人的意思表示或法定的强制执行程序,物权不能被变动,任何人均不得非法干预、强行处分。公司以资本多数决的方式修改公司章程,强制转让离职股东的股权,侵害了股东受法律保护的合法财产权利,应当无效。
该理论存在的缺陷在于:一是把股权当成单纯的财产权,忽视了股权是一种包括了社员权、共益权等在内的混合性权利,忽视了股东个人权益与公司整体利益和其他大多数股东利益的平衡;二是没有厘清离职股东股权来源的特殊性,公司章程强制离职股东转让股权的来源,一般是实行股权激励的公司基于员工身份受赠或分配的股权、以及国企改制公司中通过职工身份形成的股权,这类股权与一般有限公司中通过出资获得的股权是不同的。
2.资本多数决说。
该学说认为,资本多数决是公司法的基本原则,股东出资入股的行为表明其已经接受资本多数决的原则,并默示章程对于股权的特定安排,故公司章程内容只要不违强制性法律规范,即对每个股东均有约束力。
资本多数决说在处理离职股东股权问题上仍有不足。资本多数决原则的最大缺陷就是可能会被控股股东所滥用。现实中,控股股东利用资本多数决侵害中小股东利益的事例不胜枚举。
3.公司合同说。
该学说依据公司合同理论,认为公司是由股东及利益相关者意思自治产生的,公司章程是全体股东共同一致的意思表示,参与公司创立的股东大会因合意而受其约束。初始章程与后续章程基于不同的法理,初始章程是全体股东之间的合同约定,因而对所有股东产生拘束力;公司与修改章程时投反对票的股东之间,并未建立任何合同关系,以资本多数决原则通过的章程或者股东会决议不能约束反对股东。
用公司合同说来解释公司章程的效力,难以自圆其说。合同的精髓是合意。虽然用公司合同理论解释公司及其内部成员之间的组织关系具有一定的说服力,但用其解释初始章程形成合意、后续章程因有反对票而未形成合意,因而初始章程和后续章程具有不同的效力,将导致后续章程只约束同意股东而不能约束异议股东的结果悖论。

(四)公司章程强制要求离职股东转让股权条款效力的准确理解
公司章程强制离职股东转让股权的条款效力理解,实际反映的是离职股东与公司及其留任股东之间的权利冲突,双方的权益依法均应该得到保护,不可偏废。现行司法裁判结果不统一,源于其所依据的理论均有缺陷,物权保护理论过于绝对,资本多数决理论存有缺陷,公司合同理论无法自圆其说。
首先,准确理解章程中这类条款的效力,应该将有利于公司的长期稳定发展、维护广大中小股东合法权益、高效快捷最小成本解决纠纷三大原则有机结合起来,应当尊重公司内部自治,认定公司章程强制离职股东转让股权的条款效力。因为,在解决公司章程条款效力问题上,应立足于公司法的基本原则即资本多数决原则,公司按照法定程序制定的章程是公司自治的结果,体现了全体股东的共同意志,一旦表决通过就上升为公司自治规范,成为公司和全体股东共同的行为准则,具有普遍约束力,无论在表决时投同意票、反对票、弃权票的股东,不能因少数离职股东投反对票就否定其效力。公司章程是公司内部的宪法,是全体股东中的多数股东的集体意志,理应得到遵守和执行,若轻易否定公司章程效力,不利于公司的稳定和股东团结,有损公司的利益。
其次,要准确理解公司法第七十一条第四款的含义。公司法第七十一条第四款规定: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该条款的准确含义,是在公司法该条前三款规定的基础上,基于有限责任公司人合性的特点,在股东转让股权的受让主体、受让程序和优先购买权等非实体处分权作出的规定,针对这些非实体性的处分权利,可以由公司章程作出规定安排,但不应理解为公司章程可以对股东进行股权转让的实体权利作出规定,公司章程可以替代股东的意思表示处分股东的股权。所以,除非公司章程中已经明确规定离职股东股权转让的转让价格、定价方式及价款支付方式等内容,否则关于离职股东的股权转让实体性权利,还是需要尊重股东之间的自主约定,依照股东与股东之间签订的转让合同的约定,不能损害离职股东的实体收益权利。
再次,实践中的章程条款设计建议。其一,建议在公司的初始章程中就规定该条款,并由全体股东签署或表决一致同意的通过方式。其二,股权转让价格、股权转让支付方式的规定应当公平、合理,若股权转让价格、方式不合理,该条款将被视为对股东财产权的恶意侵犯,进而被认定为无效。


公司章程强制要求离职股东转让股权是否有效?5706 作者:admin 帖子ID:912 股权,离职,

五、公司章程强制要求离职股东转让股权条款效力的 13条法院裁判规则
前文中,我们探讨了公司章程中强制规定离职股东必须转让股权的这类条款的法律效力如何认定、以及这类条款是否会侵害了股东对股权的自主处分权等问题,也探讨了司法实务中常出现判定这类条款整体无效、整体有效以及部分有效部分无效三种不同的裁判意见背后的三种理论基础和渊源。本文,我们继续搜集和梳理了最高人民法院、以及各地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的相关判决,系统总结关于公司章程强制要求离职股东转让股权条款效力的裁判规则。

(一)整体无效的裁判规则
1、本院认为:原告董海凤离职前已取得了被告天海公司的股权,拥有天海公司合法股东身份和地位。2007年7月16日天海公司向董海凤发出的退股通知所依据的《章程》第十四条不具有法律效力。首先,董海凤从天海公司离职以后,天海公司向董海凤发出的退股通知,依据的是2006年9月9日公司制定的内部章程,该章程未在工商部门登记,不具有法律效力。其次,该章程第四十七条规定本章程由全体股东共同制定,并经全体股东同意并签字、盖章后生效,但从天海公司提交的相关证据无法证明该章程已经全体股东签字、盖章,故不能证明该章程生效要件已经成就。再者,该章程第十四条规定的内容是对股东重大权益的处置方案,涉及股东的根本利益——股权利益,公司在制定时应持谨慎态度,制定程序要严格规范,制定内容要有效传达于每一个股东并得到他们的确认,但天海公司不能提交有效证据证明其尽到这一注意义务。第四,天海公司退股通知所依据的章程第十四条内容及通知中所载明的退股方式均违反法律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退出股东身份,《公司法》规定了三种方式:股权转让、强制执行股权转让、公司股权回购。该章程第十四条:“与本公司终止劳动合同、解除劳动关系及离开本公司时,离职股东获得的配股权和送股权由公司无偿收回”。根据《公司法》规定,该章程中规定的无偿由公司收回配股权和送股权明显违反《公司法》第七十五条规定。
【参见:河南省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3)鹤民二初字第13号—董海凤与河南天海电器有限公司股东权确认纠纷案】

(二)整体有效的裁判规则
1、《公司法》第七十五条规定:“自然人股东死亡后,其合法继承人可以继承股东资格;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根据该条规定,《公司法》赋予了自然人股东的继承人继承股东资格的权利,但是同时亦允许公司章程对死亡股东的股权处理方式另行作出安排。因此,判断本案中周艳是否有权继承其父周渭新的股东资格,关键在于解读建都公司章程有无对股东资格继承问题作出例外规定。
本案中,建都公司2009年2月、2009年4月、2012年3月修订通过的公司章程删除了2007年9月章程第二十条股东资格允许继承的条款;同时第七条规定股东不得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对免职、调离辞职、退休等人员及时办理股权转让手续。2015年1月公司章程增加规定对退休、死亡的股东,应及时办理股权转让手续。周渭新自2011年患病至2015年12月去世,四次章程的修订,周渭新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均有参与且签字确认。
公司章程作为公司的自治规则,是公司组织与活动最基本与最重要的准则,对全体股东均具有约束力。正确理解章程条款,应在文义解释的基础上,综合考虑章程体系、制定背景以及实施情况等因素加以分析。首先,如前所述,建都公司先后经历五次章程修订。自2009年起章程中删除了继承人可以继承股东资格的条款,且明确规定股东不得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可以反映出建都公司具有高度的人合性和封闭性特征。其次,周渭新去世前,2015年1月公司章程对死亡股东股权的处理已经作出了规定,结合建都公司高度人合性和封闭性的特征,以及死亡股东应及时办理股权转让手续的表述,可以认定排除股东资格继承是章程的真实意思表示。再次,周渭新去世之前,已有两名股东在离职时均将股权进行了转让,不再是建都公司的在册股东,建都公司亦根据章程规定支付了持股期间的股权回报款。该事例亦进一步印证了股东离开公司后按照章程规定不再享有股东资格的实践情况。因此,纵观建都公司章程的演变,并结合建都公司对离职退股的实践处理方式,本案应当认定公司章程已经排除了股东资格的继承。
【参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最高法民终88号—启东市建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周艳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

2、首先,公司章程系由公司股东或发起人共同制定,为公司调整公司内部关系和经营行为的自治规则,它是以书面性质固定下来反映全体股东共同意思表示的基本法律文件,对公司、股东、公司经营管理人员具有约束力。本案中建筑设计院在2004年成立时,黄大勇、邓忠生分别委托股东代表参加股东大会,行使表决权。经股东大会及全体股东签名制定了《公司章程》和《股东股权管理办法》,该《公司章程》和《股东股权管理办法》对全体股东均具有约束力。
其次,本案《公司章程》关于股权转让的内容没有违反法律规定。我国《公司法》第七十一条第一款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第七十一条第四款规定: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根据私法自治的立法精神,股权转让应当优先适用公司章程规定。本案被申请人系技术性企业,吸收本公司技术性人才作为股东,有利于技术性人才队伍的稳定,促进公司的发展,符合公司利益。公司在章程中对离职股东股权转让作出特别约定,符合公司发展的内在要求,有其合理因素,没有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再次,持股人退股应当依照公司章程办理股权转让手续。再审申请人系公司隐名股东,其作为股东小组成员,其应当遵守《公司章程》及《股东股权管理办法》中股权转让的特别约定。《公司章程》规定:“持股人因辞职或辞退的,必须自事由发生之日起30天内转让其全部股权,30天期限届满停止分红;如30天内无受让人,由董事会按公司上一年度末帐面净资产结合股权比例确定股本受让价格接受股权,但不高于股本原始价格。董事会受让股权后,可由董事会成员分摊或转为技术股。”本案中股东黄大勇辞职离开公司,应当依照该《公司章程》及《股东股权管理办法》中的约定,在30天内办理好股权转让手续。再审申请人认为公司章程限制了股东的自由转让,违反法律规定的申请理由不能成立。
【参见: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3)湘高法民申字第150号—邓忠生与株洲市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黄大勇股权转让纠纷案】

3、纳印公司的公司章程和股权管理办法经过公司全体股东的签字确认,公司章程和股权管理办法对与公司解除劳动关系的股东所持有的公司股权的转让价格及受让人等进行了约定,该约定对全体股东均具有约束力。2014年7月22日,纳印公司临时股东会决议无论是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还是决议内容均没有违反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周健上诉称其系被纳印公司欺骗而在公司章程和股权管理办法上签字,其曾多次提出修改公司章程和股权管理办法的相应条款等事实,没有相应证据予以佐证,故本院不予采信。在周健离职之前,纳印公司也发生过股东离职后公司召开股东会,按股权管理办法和公司章程确定该离职股东所持公司股权的转让价格及指定受让人,周健在该些股东会决议上也予以签字。因此,周健清楚并同意纳印公司关于股权转让价格的计算方式。现周健二审中仍坚持要求通过第三方评估来确认本案股权转让价格,与纳印公司的公司章程不符,也缺乏相应的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依照纳印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确定本案股权转让价格,于法有据,本院予以确认。
【参见: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4)沪一中民四(商)终字第2373号—周健与上海纳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确认公司决议效力纠纷案】

4、金龙培训公司章程修改决定及2014年7月决议中明确载明“股东员工离开公司工作,不再继续持有企业内部股份。公司支付离开公司的股东员工的资金,按70%计算给付。”,上诉人作为离职股东认为该两份决议违反公平原则,应为无效条款。因公司章程作为约束股东权利义务契约性文件,由全体股东集体制定和修改,反映了股东在公司内部治理方面的合意,其中对于股权转让设置的相关限制和条件,可视为公司全体股东对股权转让主要内容达成的合意,故应以公司章程作为股权转让主要依据。本案中,金龙培训公司章程修改决定中约定离职股东必须转让股权的内容,体现全体股东的共同意志,对全体股东有普遍约束力,该条款不违反公司法规定和损害第三人合法权益,为有效条款。
【参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9)新29民终123号】

5、公司章程是公司按照法定程序修改章程是公司自治的结果,体现了全体股东的共同意志,一旦表决通过就上升为公司自治规范,成为公司和全体股东共同的行为准则,具有普遍约束力。公司章程同时还关系到公司的治理结构及相关社会和第三人的利益,因而公司章程在具有自治性的同时还具有法定性。在审查公司章程效力时,应当综合考虑公司章程生效的形式要件和实质要件,前者包括是否有股东签名,是否符合《公司法》上对章程条款的规定,公司章程是否符合《公司法》关于股东会决议效力的审查要求;后者包括公司章程应当体现股东平等自愿,公司章程的执行是否会给部分股东特别是大股东、公司带来额外利益(不具有合法性),公司章程的规定不得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长征市场公司章程系全体股东签字确认,且章程第十一条不存在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情形,其合法有效性应当予以确认。
【参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9)新01民终354号】

6、金凌公司的改制及王善股东资格的取得源于在全国推行的新一轮的国有企业改革举措,即在国有企业改制中建立职工持股制度。这种制度让原国有企业职工转变为新公司的股东,职工同时具备股东和职工双重身份,职工的利益与企业的前途紧紧相连,从而形成一种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相结合的新型利益激励及制衡机制。在这种制度下改制成的金凌公司的股东身份与职工身份密切相关,王善与金凌公司解除劳动关系,丧失了其职工身份,因而其股东资格也就失去了存续的基础。金凌公司在给予王善相应对价补偿的基础上要求王善让出股东身份,符合权利与义务相一致的原则。同时,金凌公司的性质和经营范围决定了一定数量的专业技术人员是支撑该公司生存和发展的必要基础,而王善等40多名具有相应技术职称的专业技术人员或技术骨干的股东在离职后去其他与金凌公司有相同主营业务的公司从事相同工作的行为,已妨碍到金凌公司及其在职股东的合法权益。金凌公司的股东会为维护公司的持续稳定发展,以资本多数决修改公司章程、作出要求离职股东转让股权的决议,是公司的自治行为和自救之策,其并不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且符合公平原则,应当认定为有效,而王善请求确认该股东会决议无效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参见: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2)苏民监字第0059号—王善与南京金凌石化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

7、《公司法》并未对有限责任公司收购股东股份作出效力性强制禁止规定。根据《公司法》第七十一条第四款“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公司法司法解释(五)》第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涉及有限责任公司股东重大分歧案件时,应当注重调解。当事人协商一致以下列方式解决分歧,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公司回购部分股东股份;(二)其他股东受让部分股东股份;(三)他人受让部分股东股份;(四)公司减资;(五)公司分立;(六)其他能够解决分歧,恢复公司正常经营,避免公司解散的方式。”之规定,公司法并不禁止股东在公司成立之后以合法方式退出公司,包括以公司回购股权的形式退出公司。因此,被告金农科技公司章程中关于收购离职股东股权的约定,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属有效约定。有限责任公司章程制定过程体现了当事人协商一致的原则,是全体股东协商一致、意思自治的结果。根据《公司法》第十一条规定,公司章程对内约束公司及全体股东。在公司章程就股权处分权利已经作出事先安排时,公司依照章程收回股权是一种符合法律规定的合同履行行为。黎勇与被告金农科技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关系,黎勇丧失金农科技公司的职工资格,根据金农科技公司章程中关于“公司股东不在公司任职后,必须退出其岗位股份,公司应当按照章程的约定履行股权收购义务。”的约定,且章程对收购的方式明确约定为“实际入股金额+未分配利润”,该约定具备可履行性,因此被告金农科技公司应当按照章程约定的收购方式履行收购离职股东股权的义务。
【参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9)黔01民终4502号】

8、红日公司章程第十条规定:“股东因各种原因离职红日公司时,必须出让其所持全部公司股份,由公司协议回购其所持股份,由公司股东会决定回购股份的再次分配。”该章程条款规定了离职股东必须退股以及对其退出股份由公司强制回购的规则。本案中,红日公司是经国企改制而来的有限责任公司,伴随公司改制同时设立了此类公司所特有的企业职工持股制度,该项制度的核心内容就在于公司股东必须具备职工身份,也正是为保障公司的封闭性和人合性要求,红日公司才将“人走股留”条款明确列入公司章程。因此,综合考察红日公司的历史渊源及其内部股东身份获取的特殊性,红日公司章程所规定的“股东离职必须出让其所持公司股份”不应单纯解读为离职股东单方面负有的出让股份义务,而应结合公司章程确立的职工持股制度核心要求,在无其他在职股东或职工同意受让杨富钢股权的情况下,红日公司也应负有回购离职股东股权的义务,以保障公司股权结构的封闭性要求。因此,红日公司上诉认为章程第十条规定的股权回购条款并非公司义务条款,理由不成立。有别于一般交易市场上的股权自由转让,后者必须基于出让方与受让方的价格合意从而达成股权转让合同,且股权价格多由公司资产现状、发展前景、交易主体的主观需求等多种因素决定。而公司依章程回购离职股东股权的情形下,则是公司基于其自身封闭性和人合性要求所负担的责任和义务。如章程未约定股权回购价款、双方亦不能达成价格合意,则公司应当根据公平合理原则对离职股东所享有的财产性权益作出等额补偿。
【参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粤01民终19159号—广州市红日燃具有限公司与杨富钢股份回购纠纷案】

(三)部分无效部分有效的裁判规则
1、关于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股东死亡后其股东资格继承问题,《公司法》第七十五条规定“自然人股东死亡后,其合法继承人可以继承股东资格;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根据该条规定,自然人股东的合法继承人可以继承股东资格,同时考虑到有限责任公司具有人合性,股东之间的合作基于相互间的信任,允许公司章程对此另行规定。本案中,周艳的父亲周渭新周去世前留有遗嘱,将其案涉股权全部由周艳继承,至于其诉请能否得到支持,主要在于如何看待建都公司章程的规定。
本案中,周渭新去世之前于2015年1月参与修改的公司章程,公司各个股东均未对该章程的修订程序提出异议,内容也未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章程合法有效,对全体股东均有约束力。该章程第四章第七条第三款规定对退休、死亡的股东,应及时办理股权转让手续,该条款充分体现了建都公司人合性特点,对离开公司的股东的股权由其他股东受让。周渭新去世后,公司和其他股东理应按章程规定处理,安排其他股东受让周渭新的股权以维护公司的人合性,但建都公司在诉讼中明确表示公司其他股东无人认购受让周渭新的股权,而该种情形如何处理,在建都公司的章程中并未作出明确规定,因此该章程对继承问题的规定具有不完全性。故虽然公司章程可以对股权继承问题作出另行规定,但应以章程的明确规定为据,对公司章程中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形则应按法律规定处理。在公司无人受让周渭新股权的情况下应按《公司法》第七十五条的规定而支持周艳根据遗嘱继承周渭新在建都公司的股东资格。
【参见: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苏民初10号民事判决书】

2、建筑设计院系有限责任公司,其《公司章程》和《股权管理办法》经过股东代表大会表决通过,对建筑设计院以及全体股东具有法律约束力。《公司法》第七十四条是关于有限责任公司中异议股东股份回购请求权的规定,具有该条规定的三项法定事由之一,公司即有义务回购异议股东的股份,而并非规定公司只能回购异议股东的股份以及除此之外不得回购公司其他股东的股份。法律对有限责任公司回购股权并无禁止性规定。建筑设计院的《公司章程》及《股权管理办法》关于股份回购的具体内容,不违反公司法中有关注册资本维持的基本原则,也不损害第三人的合法权益,是有效条款。
作为股东之间协议的《公司章程》、《股权管理办法》,约定了当股东辞职离开公司后30天内未能自主完成内部转让股份的,由公司垫付转让金,依账面净资产和股份比例按不高于股本原值回购其股份的准则,其间包含了为实现公司宗旨、保证公司存续和发展而将高于股本原值部分的股份价值在离职时予以让渡的意思表示,但从《公司章程》约定的内容来看,其让渡的受益对象是明确具体的,董事会受让股权后,要由董事会成员分摊或转为技术股。除此之外,《公司章程》和《股权管理办法》没有规定可以溢价转让于其他股东。对离职股东的股份进行回购,目的在于维持公司“生命”,公司的“生命”高于股东利益,但公司将按不高于股本原值回购的股份溢价盈利,则势必违背股权平等原则,显然也违背股东会议设定回购规则的初衷与真实意思。
【参见: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6)湘民再1号—邓忠生与株洲市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谢辉股权转让纠纷案】

3、公司章程是规定公司组织及行为的基本规则的重要文件,订立公司章程是股东的共同行为。系争公司章程修正案由包括原告在内的公司全体股东签字,是全体股东的共同行为。有限责任公司的性质兼有资合性与人合性特征,这就使得股东间的相互信任和股东的稳定对公司至关重要,股东的加入与退出均是建立在公司全体股东相互信任的基础上的。系争公司章程修正案中“离职股东所持股份应转让给公司的其它股东或由公司进行计价回购”的含义为,离职股东应以股权转让方式退股或由公司计价回购。从公司提供的证据看,目前公司其他股东无受让离职股东股权的意向,在此情况下,公司只能主张对离职股东的股权进行计价回购。因此,公司回购的股权将处于待转让的状态或由依照法定程序进行减资,这正是有限责任公司人合性特征的体现。因此,上述章程条款内容并不含有股东抽回出资的意思表示,且此类约定并不违反《公司法》的强制性规定,应当认定有效。但是,离职股东的退股系采取股东主动转让股权的方式,应当充分考虑股东的权益保障。由于其将退股与被公司辞退的事实相挂钩,因而实质上完全剥夺了作为公司雇员的股东对其股权的处分权。依照股东权平等原则,股东退股公司应以合理的价格向其支付对价。公司章程中强制回购的价格约定,转让或回购的价格为离职股东离开公司的上月月末资产负债表所载明的净资产为基础,以离职股东持有出资比例所对应权益的75%或50%计算不公平,损害了离职股东权益,因此,回购的价格应按照离职股东离开公司的上月月末公司资产负债表所载明的净资产为基础并以离职股东持有出资比例所对应权益的100%计算。
【参见: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7)浦民二(商)初字第1496号】

4、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具有资合性与人合性并存的法律特征。因此,《公司法》才赋予公司章程对股东身份转变的部分自主权,以保证公司的发展与运转。一审法院认定杰特公司通过股东大会修改公司章程,明确股东从离开岗位或被解聘之日起,其股东身份通过一定方式解除的基本精神合法有效是正确的。一审法院认定杰特公司有权解除蒋小莉的股东身份的判断是正确的。股东身份的表现在股权的变动,而依据公司章程的规定,因违反法律法规或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等而被解聘的股东、自动辞职的股东,是公司收回股权,如果公司收回股权,就存在股本金减少的问题。股本金减少必须通过股东大会讨论并经工商登记,并按照相关程序进行公示,以保证公司存在的合法性和公司的债权人的权益。公司并没有履行以上义务,故蒋小莉的股东身份仍然存在。杰特公司《公司章程》第61条规定的“按股权证证载股额全额收回”,有可能损害股东或者公司及他人的财产权利。因为如果公司效益较好又长期未进行股东权益分配,股东在公司中积累的财产就会受到损害,且其未来的权益也可能受损;如果公司长期严重亏损,就可能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或者公司本身的权益,从而损害其他股东的利益。因此,在尊重公司股东“人合性”的同时,也应当保护各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以维护社会的公平与正义。股东股权价值的确定应当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原则或者市场公平的精神。
【参见:四川省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4)资民终字第355号—蒋小莉与四川杰特机器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

"法总经验谈“系列直播课程表
详情见下图
公司章程强制要求离职股东转让股权是否有效?510 作者:admin 帖子ID:912 股权,离职,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本文版权归文章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仅供学习参考之用。如需转载、节选,请联系作者授权。
本文不用于商业用途,仅为学习交流之用,如文中的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存在第三方的在先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上一篇:7小时×6天的工时制,如何认定加班?
下一篇:出差路途所花费的时间是否为加班?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